极速六合代理 > 腹黑霍少如狼似虎 > 第111集 消除记忆

第111集 消除记忆

        霍钧安低头看她一眼,抱着她的手臂微微收紧,没有放下来的意思。

        “不是说腿软?”他低声,声音里有说不出的温柔。

        “……”

        纪初语牙齿咬了下,鼻子有点酸,差点让他这句话带出眼泪来。

        揽着他脖子的手臂收了收,她的脸往他怀中埋了下,声音从嗓子底溢出来,“谢谢。”

        男人的脸部线条绷着,他没说话,抱着她的手臂很稳。

        纪初语垂下眼,这个男人这么聪明,她那点心思恐怕一点都逃不过他的眼。

        不管他是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总而言之他从这一团乱中把她拯救出来,她该心存感恩,而不应该在这种情况下依然处心积虑的利用他。

        心底又酸又疼又委屈又害怕,五味杂陈。

        诸多情绪堆积在这里,胸腔中仿佛压着一块大石,难受的要喘不过气来,却依然还要苟延残喘。

        纪初语艰难的闭闭眼睛。

        生活这么难,我也还是想继续。你这么好,我却利用你。

        我只是不想再遇到这种事,霍钧安这个名字,如此好用,我迫不及待想让大家知道我在你的保护圈子里,哪怕只是给他们一个错误的信息传导,我只希望在这里不会再遇到不公平的待遇。

        你觉得我势利我不解释。

        对不起,还有谢谢你。

        ……

        单单是hbc的霍七少出现在这个跟他没有丝毫业务关系的《日暮苍山远》的剧组就已经是让人议论纷纷,更何况他还抱着这个女人在众目睽睽下走出片场。

        这真的足够媒体朋友们编写出n多版本的煽情故事。

        也足够让所有看到的人产生出诸多猜测,本来娱乐圈的八卦就比其他任何行业都多的多。

        他若想避嫌,拒绝她即可。

        但他没有。

        就像是在《天外红河》剧组时她向他递避孕套一样,企图让剧组的人以为他们之间有关系从而对她礼让三分。

        那么此次,纪初语用的是同样的计量。

        霍钧安是这么清楚。

        可她双手抱住他时,她的身体还在颤抖,怎么都不忍心推开她。

        他的出现本就会引起波澜,可这一刻内心的排斥感没有那么强烈。

        手臂抱着的这个女人在拼命压制自己的颤抖,感觉她的呼吸都在小心翼翼,这张明艳妖娆的脸上面对他时向来挂着一点调情的笑容,此刻却惨白一片,她的两个脸颊分别挨了巴掌,打的一定很重,脸都有些肿了。

        所以,怎么放下她?

        男人的眸光沉着,紧紧绷起的下颌线拉扯出一股子冷硬的弧度。

        宋培生让人当着他的面把视频拷入存储卡。

        他偏头看看李导,“胡力是没跟你说呢,还是你觉得他的话就是个屁?”

        李导满头的汗,整张脸上的肉都在颤抖,这个圈子里,宋培生不一定认识他,可他却一定认识宋培生。

        霍七少亲临现场,代表的是什么,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了。

        胡力说纪初语背后有人,不是他能招惹的起的,但是李导想不明白,有霍钧安这么一个大靠山,为什么拍这种小成本的电影,为什么签的合约还是附赠的打包合约,为什么她不硬气的拒绝?!

        李导冷汗频频,企图解释,“她自己同意拍的,我们征求过她的意见。”

        “是吗?”

        宋培生冷笑起来。

        他当着李导的面,电话打给胡力,“今儿个你们剧组的拍摄得先暂停了,七少发话之前都待工吧,损失由我们承担。但是剧组发生的所有事情一旦走出半句风声,我都拿你试问。你安排下去吧。”

        “不是,出什么事了?”胡力有些懵了,“宋助理,你们在剧组?!卧槽!我马上赶过去,我马上安排。”

        胡力骂了句,他突然脑子转过来,李导肯定没听他的话。

        这个傻逼!

        ……

        沈婕眸光落在抱着纪初语出去的男人身上,她眸子沉了下,什么时候纪初语竟然跟霍七少有了这么亲密的联系?!

        《天外红河》拍摄时,纪初语处心积虑勾引霍钧安,结果绯闻出来被hbc官博直接否认,纪初语的司马昭之心可谓路人皆知,但也是痴心妄想。

        没想到,竟然让她勾搭上了吗?!

        眼底有嫉妒有不甘有愤恨,手指用力蜷缩进掌心里,沈婕呼出口气,她偏头看向身边的助理,“买最近的机票,我们回新城。”

        “接到通知说要我们等等的啊?”

        沈婕突的瞪过去,脸色冷郁,“听不懂我说的话是吗?”

        助理慌忙低头,“是,我马上办。”

        ……

        男人将她放到商务车里,他从另一侧上车,霍钧安手臂张开冲向她,“过来。”

        纪初语看他一眼,她想说不用,但是他的怀抱看起来很诱人。

        女人挪过去,他伸手就将她揽进了怀里。

        耳朵里有他沉稳的心跳声,就这么被简单的抱着,感觉现世安稳,她的混乱恐惧都被吸纳进去,一起吸纳的,还有她的心。

        霍钧安手臂匝在她的腰上,她身上披着她的衣服,里面穿的是剧组人物的服装,凌乱的扎眼。

        到了酒店。

        顶层的总统套房里,霍钧安放下她,他伸手拍她一下,“先去洗个澡。”

        纪初语点点头。

        她进了淋浴间,宽大的镜子里映出她的样子,脱掉西装外套的女人,身上几乎衣不蔽体,之前发生的那一幕……

        纪初语狠狠闭闭眼,她手指蜷缩进掌心里,因为用力整个手臂都抖的厉害。

        伸手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掉,上衣,裤子,文胸,内裤……

        当时一片混乱,拍戏的表现与现实的恐惧夹杂在一起,纪初语其实并不记得李康碰过自己哪里,她只是拼命的挣扎反抗。

        然而此刻,她抓着内裤的手指都在颤抖。

        白色的布料上,有几个很脏的指印……

        牙齿紧紧的咬起来,纪初语只觉得脑袋嗡的一下,她突然把手里的东西丢下去,发了狠的用脚去踩,连着手边玻璃制的牙缸被她一并扫在地上。

        咣当的碎裂声在整个洗浴室里响的彻底,她却仿佛听不到,耳鸣一样,整个脑袋嗡嗡的。

        她甚至都不用猜测,她知道他们想来真的!

        是真的想要来真的。

        一想到镜头是要完整记录下她被侵犯的过程,那种恶心感一下子就涌上来。

        这不是艺术能够掩盖的丑陋。

        霍钧安刚刚接起电话,就听到里面咣当的碎裂声,男人眸子微沉,他对宋培生说了句,匆匆挂掉。

        洗浴室里,她赤裸着身体站在那里,眼睛通红,她的脚下踩着她褪下来的内裤,地上有碎裂的玻璃渣子。

        霍钧安拧眉看她。

        纪初语手臂遮了下自己,“我没事。”

        霍钧安走进去,他随手扯了浴巾搭盖在她身上,男人越过她,把浴缸里的水放上。

        纪初语就看着他,一言不发的放水,试水温。

        男人身上的白衬衣和黑西裤被水打湿了一些,可这个男人依然高贵一如王族。

        一切都收拾好,他回头,伸手把她拉过来。

        纪初语抿着唇,她像是公主一样被服侍。

        身体被温水包围,她整个人沉浸进去,霍钧安的手机在响,她看他一眼,“我没事。”

        他眯眼看她,“你确定?”

        纪初语点点头,霍钧安这才出去。

        宋培生直接安排人送来的u盘。

        这种视频最好不要经过网络传输,一旦流出去那对女人而言绝对是致命的阴影。

        视频时间并不长,可她脸上的震惊与恐慌却真实到让人会感同身受。

        霍钧安看着,他突然伸手按下暂停。

        镜头里,男人的手去拉扯她的裤子,手伸了进去,或许因为裤子妨碍了动作又抽回手来继续往下拉她的裤子。

        男人额角的青筋绷着,太阳穴的地方涨的疼。

        霍钧安嘴角突然扯出一抹残忍的笑意,他把视频删了,打电话给宋培生,“把他们俩关起来,我亲自处理。还有,给老九打电话,让他帮我准备一种药。”

        宋培生应下来。

        挂了电话,男人偏头看向洗浴室,里面安静的很。

        他拧开门把手,她正泡在浴缸里,脸浸入水下大半。

        霍钧安几步过去,伸手就将她拉起来,男人声音里有难掩的紧绷,“你做什么?”

        纪初语被他拉了起来,他手上用力捏的她的手臂有些疼,她忍不住疼的哼了声,霍钧安这才稍稍松了手。

        纪初语看着他,她摸一把脸,脸上有泪。

        他明显在担心她……

        纪初语嗡着鼻子,刻意的,故作轻松的,“我不会自杀,多么大点事。”

        霍钧安下颌线咬紧了,他拿过浴巾裹在她身上,又拿了毛巾盖在她头上帮她擦拭头发。

        毛巾遮盖下,她的视线里就剩下他的身体。

        纪初语双手搭在他的手臂上,抬脚从浴缸里站出来,她光脚踩在浴室黑色的地板上,纤足玉立说不出的柔软。

        她垂着头,盖在她头上的毛巾遮住了她脸上的表情,她双臂伸过去缠在他的腰上。

        帮她擦拭头发的手突然顿住,沉默在一瞬间笼罩了整个浴室。

        头上的毛巾猛地被丢掉,男人伸手一把抬起她的下颌,直接弯身吻下去。

        他的动作显得快速而狂猛,但吻住她的唇却难得温柔。

        她的眼底有泪,闭眼时流了下来,随即一发不可收拾,纪初语觉得自己没那么脆弱,她的恐惧她的愤怒都会留在那个拍摄现场。

        可是,或许是因为这个男人在身边,或许是因为他的细致和温柔,让她身上隐藏的极深的那个娇娇的小姑娘跑了出来。

        纪初语其实很不喜欢她,又矫情又爱哭,可是她现在又渴望被安慰。

        手臂揽上他的脖子,她踮起脚尖接纳他的吻,主动的加深加深……

        她并不想被温柔对待,这是种特别矛盾的心情,她希望他能粗暴的对她,狠狠的,不留余地的,让她痛让她哭覆盖她记忆里的恐惧与恶心感。

        男人呼吸有些急,无论现在处于什么样的情况,她的身体对他都有着致命的诱惑力,然而这种时候他并不想让她觉得……

        扣在她身上的手臂十分克制的收紧,霍钧安伸手去拉她的手臂,女人却固执的不肯松开,她缠着他接吻,咸咸的泪水滑进唇齿间有咸咸的涩味。

        霍钧安抱住她一个旋身将女人重重的抵在墙壁上,他的呼吸有些乱,胸腔里心脏跳动的速度几乎超出负荷,他引以为豪的自制力在这个女人面前向来只有负数。

        牙关咬紧后,男人的整个脸部线条都愈发的棱角分明,他的眼底有被欲色染上的暗沉,他的手掌压在她肩膀上,艰难的拉开两人的距离,她身上的浴巾因为这个动作已经散开了,若隐若现的诱惑力更加让人难耐。

        她脸上含着泪,身上有伤,望着她的样子可怜兮兮又充满……

        该死!

        霍钧安低咒出声,男人喉结轻滚,短暂的克制后,他突然伸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压过来,吻下去。

        疯狂到近乎残暴的掠夺,她咬着唇哭起来。

        女人的哭泣某种程度上更像是一种……霍钧安觉得自己是疯掉了,或者说男人的骨子里本身就有这种残暴的血液。

        而她让他把自己都刻意压制的那股子狠劲儿全都释放出来,连着方才看视频时心底压住的那股子冷怒。

        霍钧安的人生经历中,他从来都是克制的,哪怕是跟她在一起,超出了他平时对自己的要求,却其实也并非完全放纵。

        他一把将她抱起,放到床上时他低声陈述,“是你要求的,那你就拼命抗住。”

        身体和心脏一起都在颤抖,他的脸有一种可怕的暗涌,明明应该很害怕可她又觉得不怕,可是……可是……

        他吻过她身上的伤痕,似乎是在驱离她经受的一切,然后又一路往下。

        “霍钧安!”

        纪初语突然尖锐的喊他的名字,可那声拒绝的不要连喉咙口都没有来得及出来,就被卡在了那里。

        疯了疯了疯了。

        ……

        纪初语睡着了,她侧着身,脸上还带着泪痕以及掩饰不住的红晕,女人身上此刻愈发的惨不忍睹,霍钧安伸手拉了床单过来将她整个儿盖住。

        男人手指在她脸上蹭了下,他起身,给宋培生去了电话。

        五星级酒店里,开了一个房间。

        霍钧安乘坐电梯下去的时候,宋培生在门口等他。

        宋小爷偏了偏头,“都在里面。”

        男人白色衬衣黑色西裤,穿的十分规整,面如冠玉,如果他不想让你看出他的情绪,那你绝对不会从他脸上看出任何端倪。

        霍钧安开门进去,房间里已经架起了专业的录像机和专业的录像师。

        hbc最不起的恐怕就是摄制器材和摄制人才。

        霍钧安一声令下,宋培生几乎是在最快的时间里搞到的。

        宋小爷跟在后面进来,导演和李康两人坐在床上,一看到他们进来,立马站起来。

        霍钧安淡淡的,“坐吧,不用紧张。”

        他的气质干净清冷,仿佛收敛了全身的攻击性,也或者,他的所有攻击力已经全数发在了睡着的那个女人身上。

        但是此刻,你看过去,看不到霍钧安身上有任何的尖刺。

        宋培生拉了把椅子给他,霍钧安坐下,他看向李导,“跟我说说你们拍这幕戏的初衷吧。”

        李导冷汗都流下来,哪怕霍七少开口的声音听不出半点情绪的起伏,可他从片场把人抱走,又让人将他们禁锢在这里等候吩咐,这段时间,无疑是最煎熬的,因为你不知道会怎样。

        霍七少的名头,谁不知?!

        只要还想在这个圈子里混,那就自己掂量掂量。

        “七少,我真的没想到你跟纪初语,不,纪小姐是这样的关系。”

        “哪样的关系?”霍钧安抬眼。

        “就,就……”

        李导语塞,他判断着霍钧安的脸色,不敢多说一个字。

        男人双腿交叠,他双手自然的扣在身前,“我时间不多,我问的话,你说重点。实拍这幕戏的初衷是什么?”

        “就是追求影片的艺术效果,但我真的是没想到……”

        “追求艺术效果?”男人眼睫轻垂,似乎是笑了下,“还有其他的了吗?”

        李导摇了摇头。

        宋培生睇过去一眼,“想好了再说。”

        “没了,真没了。”

        霍钧安看向李康,“你呢?”

        “我,我就是演员,导演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男人点点头,“不用这么紧张,我就想知道知道你们脑子里都装着什么。”

        他起身,看向宋培生,“给两位倒杯水。”

        宋小爷笑着,“准备好了。”

        李康和导演两人手里分别被塞了一杯水,他们俩面面相觑。

        宋培生眼角吊起来,“不喝?”

        “喝,喝。”

        两个人忙点头,把杯子里的水喝干净了。

        霍钧安眼尾挂起一点淡淡的笑意,将他清俊的面庞点缀出几分妖邪之气,“刚好,我们这边也需要拍点真实的。你们正好很适合。”

        他说完往外走,宋小爷跟上。

        霍钧安看他一眼,“你是导演,你盯着。”

        卧槽!

        宋小爷满脸菜色,“不用盯全程吧?!给他们剧本就好了。”

        霍钧安给了他一个特别清凉的视线。

        男人走出去,门关上。

        宋培生回头盯着这俩年龄相仿的龌龊男人,他看了看表,霍九说,需要一点时间。

        “来吧,给你们十分钟的时间先看看剧本准备一下。我们的剧本很简单,但是拍摄要求很高,拍不好这个房间你们是出不去的。”

        宋培生拍拍身旁的摄影师,“把剧本给他们。”

        打印的几张纸,塞到两人手里。

        看着两人惊惧的神色,宋培生笑笑,“时下最流行的片子,大众口味偏重,所以各种姿势都要来一遍,为了让你们保持体力呢,刚才给你们喝的是能量水,烦请二位实力出演,脱衣服吧。”

        ……

        新城。

        霍九打完电话安排完后挑着眉角表情特别贱的盯着江鹤看。

        江鹤被他盯的心头发毛,忍不住问,“九爷,有事请吩咐。”

        霍九摆摆手,“七哥让我帮他备点料,催情的,烈的,持久的。”

        江鹤,“……”

        “宋培生打的电话,而且要快。”

        江鹤,“……”

        “源江五星级酒店很不巧前段时间被我们兼并了,我调了下资料,七哥带着个女人住进去了。”

        江鹤,“……”

        霍九摸着下巴,“九爷我虽说手里有这玩意儿可从来没试过。毕竟爷年轻,身体很好。”

        江鹤,“……”

        “七哥这是这么多年自制把自己憋坏了,所以要靠这个了?”

        江鹤,“……”

        霍九眼一转,落在江鹤身上,他胳膊搭在江鹤肩头,“爷是真心提醒你,脑越用越灵,枪是越磨越亮!好使的时候常用用,别等着不好使……”

        江鹤肩膀一矮,特别嫌弃的躲开他,顺便提醒,“夫人让你别忘了今天下午的相亲宴。”

        霍九,“……”

        ------题外话------

        妞们,有时候忙起来留言我未必都能回。但是实际上你们的每一条留言我必看。感谢喜欢,也感谢你们诚恳的建议!

        你们的每一条留言都给予了我极大的鼓励!感谢一直追随的老读者,感谢新来的喜爱的读者。

        原来的文名《腹黑霍少如狼似虎》因为涉及暧昧更改了。新的文名新的简介说实在的都很仓促改的,是冲着年轻的读者去的,不是很满意,但是再修改程序太麻烦,所以就这样了。

        但是我觉得那个不重要,重要的是写文的人是四某人我,我跟纪小姐有一样的坚定信念:我会红的。所以……你们懂的!哈哈哈哈哈

  http://acumulis.com/reader/57353/263249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acumulis.com。极速六合代理手机版阅读网址:m.xx23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