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六合代理 > 明末求生记 >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二章      吴王六部二

        “孩儿也不喜欢。”罗玉龙说道。

        “那么次辅是谁?”罗汝才说道。

        “次辅阮大铖兼户部尚书,翰林学士。”罗玉龙说道。

        “阮大铖?”罗汝才皱眉说道:“此人似乎是一个贪官?”

        阮大铖在民间的名声相当不好,几乎没有个秀才在南京要做三件事情,读书,逛秦淮河,骂阮大铖。这名声自然传到了罗汝才的耳朵之中。

        “阮大铖此人还是有才情的,他只是与东林交恶才落得如此天地。”罗玉龙说道:“而且孩儿到南京之后,也唯有此人主动来投,不管此人如何,即便是千金市马骨,也要给他一好位置。”

        “仅仅是这样吗?”罗汝才说道。

        “自然不是。”罗玉龙说道:“大军征战,动则百万两之重,我们千里迢迢来江南,不就是为了钱粮两字吗?纵然要安抚江南士绅,也必须从江南收刮足够的银子。而阮大铖此人与江南士绅有怨,放他在户部尚书之上,就是要他收税。爹,你不知道江南的繁华,南京够繁华了,苏州的繁华远南京,苏州城外两十里都是街道,整个苏州几乎是一座不夜之城。可是收上来的税才有多少?”

        “江南每府县之中,都不少那些家资数十万两之多的富豪,但是整个江南,加杭州一带,税收也不过数百万两之多。黄册与实际相差太大,这有罢了。但是从成化年间,江南的税就是有名的难收,时常豁免数十万石,数百万石皇粮国税,阮大铖告诉我,别的不说,单单是江南府县所欠的税收,就有千万两之多。”

        “千万两之多?”罗汝才大吃一惊,说道:“可是真的?”

        “只多不少?”罗玉龙说道:“因为朝廷考核官员,收税收到六成是合格,收八成是优秀,但是收足十成十的就是酷吏了。这千万两之多,是十几年之间欠下来的缺额,之前似乎已经被豁免了。”

        “前者不计。”罗汝才咬着牙说道:“十几年前的欠账,一下子要收大半是要不过来,即便能要过来,也是要出人命的,所以之前所欠的税,我也给他们免了,但是今后,江南的赋税,少一个大子都不行。”

        罗汝才从底层上来的,自然知道官府收税的德行。

        收不上来的税收一部分是大户人家的欠税,这些人财大势大,在当地势力庞大,官府不敢征收。而今江南安堵,这些人也不是轻易动的,否则也不会将钱谦益过来当招牌了。

        还有一些是真收不上来税。

        或者某户已经迁走了,或者是某家实在无法承担。

        罗汝才可是见惯了北地是怎么收税。

        税是以里甲为单位征收,如果某里之中有人逃税,他逃的税就落到留下的人身上,人即便走了税也要留下来,这样一来,人走得越多。留下的人承担的赋税就越重。

        这样的政策自然导致整村整里投奔义军,否则义军为什么能在屡战屡败之下,还能东山再起。

        故而他大手一挥,前事不究,全当豁免。虽然这一千多万两的欠税,让罗汝才也听得很眼热。

        “玉龙,你要知道我们家是怎么起来的?”罗汝才说道:“民间都称崇祯为重征,如果没有这一位重征天子,你我父子两人也没有今天,故而纵然打天下要钱,也绝对不可,横征暴敛,不该要的钱不能要。”

        “孩儿也是这样想的。”罗玉龙说道:“江南士绅都是功名在身,我家不认前朝功名,他们的田产都要纳税,只是这需要一个敢下铁腕的人来办。而阮大铖虽然名声臭了,但是他是孩儿想到唯一敢下重手的大臣。”

        “既然如此。”罗汝才说道:“就他了。不过他要是贪污怎么办?”

        罗玉龙冷笑一声,说道:“朱元璋敢杀人,孩儿就不敢杀人了?”

        “张质怎么安排?”罗汝才问道。

        罗玉龙其实并不是多想安排张质,毕竟张质与张轩的关系太过亲密,只是张质不管怎么说都是营中老人,总不能让他在内阁之中都没有一个位置吧?

        “孩儿准备将张先生安排到兵部去。”罗玉龙说道:“内阁学士兼兵部尚书,父王觉得如何?”

        罗汝才看了罗玉龙一眼,罗玉龙觉得罗汝才眼神锐利之极,似乎要看透他的心思了。罗汝才说道:“再兼个工部尚书吧。”

        “是。”罗玉龙说道。

        兵部是一个相当重要的位置,但是不管再重要,但是在乱世之中,都不是太重要了。

        无他,现在天下兵马大权都在罗汝才手中握着,兵部尚书不过是一个打下手的人而言,与后勤主管没有什么差别。而工部一时间也不会有什么要事,任何大功臣都要为现实让步。

        这年头打仗才是第一位的。

        所以工部所有的工程,大概就是为军队服务,修建城池之类的事情。故而罗汝才将两者一并交给了张质,是信任张质在后勤组织上的能力。又是安抚老臣,毕竟两个降官都成为辅次辅了,下面的人总要给一些安慰吧。

        罗玉龙也知道,虽然说罗汝才说自己不管了,但是他做出的决定,如果没有罗汝才的背书,是没有效果的。

        “是。”罗玉龙说道。

        “吏部给罗戴恩。”罗汝才说道:“关键位置上总要有一个自己人。”

        “孩儿明白。”罗玉龙说道:“孩儿也是这样想的。”

        吏部尚书在大明前期,号称天官,是可以对抗辅的存在。自然能算得上关键位置之上。

        罗汝才说道:“刑部就给你了,你选一个人便是了。”

        刑部固然是要位,但是在乱世之中,在罗汝才看来并不是太重要的。

        “孩儿记下来了。”罗玉龙说道。

        罗汝才说道:“这六部定下来之后,就由你来管了,将来的事情我看不了太远了,与这些人打交道,要多几个心眼,你爹也帮不了你了。”

        “父王请放心。”罗玉龙说道:“不会让你失望的。”

        罗汝才说道:“这些文官好安排,但是各位老兄弟,你准备怎么封赏?以及不只一个人过来问我了,文官都当上尚书了,他们想换给头衔当当?你怎么看?”

        罗汝才所说的也是实情。

        随着张质以南京为中心,梳理各府县的情况,别的地方不说,南京这地方算是安稳下来了。

        而且组建六部的风声放出来之后,罗汝才很多老兄弟都来问,想要一个公侯之位。

        “爹。”罗玉龙说道:“封赏不可太滥,如果现在都封赏好了,来日爹爹登基之后,该如何封赏功臣?孩儿的意思,看父王什么时候登基,什么时候就大封群臣。”

        “登基?”罗汝才的眼睛之中迸出一丝渴望,有一种蠢蠢欲动之感。他想即可登基,但是想了想,却放弃了,不多想吧,最少稳定住江南形式,占据浙江江西还有两淮之地。南京彻底成为腹地之后,再想登基之事。

        “那只好拖一拖了。”罗汝才说道。

        “孩儿不会让父亲多等了。”罗玉龙说道:“来年定然大败左良玉,拥父王登基。”

        “我儿的孝心,我却是知道了。”罗汝才说道:“但是凡是欲则不达。事情一步步做下去,就行了,我不着急。”

        话虽如此说,罗汝才的语气之中,很难听出不着急的心思。

        那可是皇帝之位,罗汝才也是一介凡人,又怎么不想在生前都登基称帝。

  http://acumulis.com/reader/54088/252402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acumulis.com。极速六合代理手机版阅读网址:m.xx23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