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六合代理 > 首辅家的长孙媳 > 第269章 仗义执言

第269章 仗义执言

        六皇子秦询顶着他的太子侄儿两道怨毒的注视,往画屏又前移了两步。

        他刚才那句“儿臣有话禀报母后”吼出来的声量并不比五皇子的声量更小,但他显然要比五皇子冷静许多,根本不耐烦回应秦裕的目光,和他比试眼大眼小。

        透过画屏他能看见两宫太后及皇后座前已经跪下三人,其中跪于一侧几乎匍匐在地的人定然就是宫人露娴,他微微一眯眼角,就算知道他的瞪视本来无法渗透画屏增加压力,但因为听露娴那心虚气短的证供,六皇子又觉得未必就一定不能震慑住她。

        “宫人露娴,敢问你与董姑娘是否熟识?”

        连春归都觉这问题颇为出乎意料。

        露娴此时已经紧张得肠绞痛,根本无法判断六皇子的问题是何用意了,只答真话:“几回宫宴,奴婢因为昭仪随从,已经与董姑娘有过多次照面。”

        “但我听董姑娘刚才的供述,甚至无法道出你的名姓,应当并不相熟。”

        “身为宫婢,自然不敢随意插话,奴婢从前与董姑娘交谈甚少,董姑娘不知奴婢名姓也是情理之中。”

        “这就怪了。”六皇子向皇后抱揖道:“请娘娘细想,董姑娘倘若真打算在皇祖母寿诞上行此逾礼丧德之事,缘何会让一个交谈甚少更兼不知名姓的宫人通传口讯?董姑娘哪里来的自信能够威逼利诱宫人听令于她?”

        “或许董氏行事时,并没有经过深思熟虑。”沈皇后下意识便为太孙辩解,把从前一口一声的董姑娘也换成了董氏的称谓,足见“矢志不移”。

        春归蹙了蹙眉,深觉沈皇后直到此时还不能看清形势实在是太……愚蠢无知了!

        坚持定罪,易夫人母女却宁死不屈,有王太后干预,沈皇后赐死的懿旨根本不能颁,更不说有五、六两位皇子为董姑娘佐证,这件事已经上升到夺储谋逆的严重程度,有何可能不经天子裁决只凭皇后处断?皇后尚且执迷不悟,这是要把她自己也绑在宋国公府的蚂蚱绳上么?

        六皇子同样在画屏那端蹙眉,觉得皇后的脑子恐怕是被宋国公府的门给挤了。

        他控制了一下情绪,再问露娴:“你是怎么知道纡佩园和芸香台今日除了北门之外,没有宫人、宦官盯守?”

        “是听……奴婢是听董姑娘提起。”

        “这话一听就是谎言,早前听董姑娘供述,甚至不知此处名为芙蓉榭,而以水榭代称,根本就是不熟地形,况怕连纡佩园、芸香台二处名称都是听你提起,董姑娘是怎么知道的这里无人盯守适合私会?”

        “奴婢,奴婢记错了,奴婢是听昭仪提起。”

        “谢昭仪并没有辅佐母后操办寿诞,根本不熟宴厅人事布置。”六皇子断言。

        露娴更加慌张了,却只能一口咬定:“奴婢确然是听昭仪提起。”

        皇后张口欲言,春归终于忍不住了,打断道:“娘娘,妾身听了宫人露娴的证供,亦觉大有可疑之处,望娘娘允准妾身提出疑问。”

        六皇子飞抬眸往屏风上一扫。

        他仅凭声音,已经能够确判阻挠沈皇后一错再错的究竟是谁,这一眼原本没有任何必要,可这时六皇子心中却升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硬要为这意味找个注脚的话……震惊!不知来由的震惊,却又似曾相识,仿佛此情此境是他经历过。

        而屏挡之内,一直缄默的陶芳林也飞扫了一眼春归。

        是这样么?原来竟是这样!两人就是因为这样才有所交集?又难怪那一世顾氏无论多么占尽宠爱,董明珠待她都无一丝忌怨妒恨,两人硬是谱写了一段妻妾相谐的佳话,不过这一世顾氏已经嫁作了他人妇,无论她有没有替董明珠洗清污名儿,她都不会再与殿下生任何交集了。

        至多就是,董明珠仍然与她交好而已。

        陶芳林说不清楚自己此时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她既希望董明珠被赐死罪,这样一来或许对她而言就有更好的机遇,但她又清楚的明白这一切都是妄想,她望着屏风之上男子隐约的身影,她知道如果他想要一步步登上权位巅峰,晋国公府是他必须争取的助力。

        陶家,太势微了。

        眼前的路,只有一条暂时屈居人下,她没有一步登天的基础。

        什么都不能做,不能造成任何变故,不能有损殿下的计划,但是不是应当未雨绸缪也学顾氏为董明珠开脱辩护呢?

        陶芳林又看了一眼张太后,紧紧抿起嘴唇。

        不能,王太后的路子是走不通的,皇后娘娘也不能完全决断殿下的婚事,只有张太后,只能通过张太后助力才能达成愿望,但现在张太后对董明珠可是满怀厌恶,如果为董明珠辩护必定会引生张太后的不满厌弃,不能堵死这条唯一的途径。

        陶芳林稍稍松开指掌,决定继续袖手旁观。

        沈皇后非常窝火!

        她有些恼怒的瞪视着春归,却见这孤女竟然落落大方由她瞪视,很是坚决的姿态!

        二妹靠不住,小妹眼睛也瞎了!真不知小妹是从哪里找来这么个狂妄无知爱出风头的女子?!居然还特地遣人从汾州把书信递送宫廷,对顾氏大加赞扬,说这孤女极其聪慧明理且对她言听计从?还指望着顾氏能替太孙分忧,看今日这情形,但指望她不添乱罢了。

        “皇后?”王太后往左边看来一眼。

        沈皇后只能深吸一口气,冷冷看着露娴:“你如实回答。”

        春归站着问话:“董姑娘让你传话给何人,又是什么内容?”

        露娴不敢迟疑,只好按照授意应答:“董姑娘让奴婢传话给高公子,说是……说是请高公子到芙蓉榭一叙。”

        沈皇后的脸色彻底变了样。

        在场众人早前都亲耳听闻,无论太孙抑或高鹏的供述都一口咬定董明珠约见的人是太孙殿下,因为董明珠一心想攀龙附凤,趁着今日王太后寿诞的时机想要对太孙表白情意,达到日后母仪天下的意图,但关键人证,负责传话的露娴却说董明珠约见的是高公子,和其余人的

        证供根本就对应不上,谎话这回算是彻底拆穿了。

        春归不再逼问露娴,对皇后说道:“娘娘,结合各人证供尤其是六殿下的质询,据妾身推断,今日纡佩园内这起事故宋国公以及太子妃方为始作俑者,意图乃是陷害董姑娘逼迫晋国公府妥协,无奈之下答应联姻,这样宋国公便有望自保。”

        “哪里来的贱妇,竟敢污篾母妃!”太孙殿下大怒:“皇祖母,露娴证供不实说不定就是谢昭仪及易氏母女的授意,这些乱臣贼子意图就在置母妃及外祖父于死地,以便他们串通五皇叔六皇叔行夺储谋逆之罪,皇祖母可千万不要相信这起乱臣贼子的诬篾!”

        “娘娘,凉亭背后的花篱,泥里架上应当都留有踩踏足迹,请娘娘立即遣人察看,倘若能够证实足印与太孙殿下及高公子相符,便能佐证妾身的推断,娘娘细想,倘若不是殿下及高公子意图偷袭毁辱董姑娘清白,而是应邀来见,缘何不走直径,偏取僻道?正是因为殿下及高公子担心惊动董姑娘不利于行事,方才意图趁其不备先将董姑娘控制。”

        王太后听了这话,不待沈皇后示意,立即下令:“锦华去看!小顾你接着说。”

        “因着宋国公府的意图是促成自家与晋国公府联姻,而并非让董姑娘为太孙妃,所以打算造成的确凿当然是董姑娘与高公子私定终身,而娘娘身边的宫人检贞就是他们安排的‘见证’,宫人露娴也自然是重要人证,所以露娴得到的授意是被董姑娘逼胁,传话给高公子邀约私下相见,但纡佩园的北门有内臣盯守,高公子不能闯禁,所以只好请太孙殿下相助。

        如果一切顺利,当检贞目睹高公子正和董姑娘行不德之事,禀报与娘娘,太孙殿下的供辞应当乃是仅只助高公子闯禁,他并未接近私会之处,因为董姑娘与高公子本是情投意合,奈何晋国公与易夫人却贪图权贵而棒打鸳鸯,太孙殿下十分同情高公子不能与董姑娘终成眷属,所以愿意相助。

        没想到事情从一开始便节外生枝,非但董姑娘察觉了阴谋,且五殿下与六殿下也随后而至,亲眼目睹了太孙殿下也在现场且听闻了董姑娘的呼救,于是太孙殿下临时改变了口供,因为原本设计的说无法解释为何太孙殿下会在现场,且董姑娘也不可能当太孙殿下面前,对高公子表白情意。

        因太孙殿下供诉时,高公子及检贞均在现场,所以根据太孙殿下的供诉能够临时更改口供,不过露娴却因被两位殿下阻止,不能及时赶来芙蓉榭,她根本不知后来究竟生了什么,太孙殿下以及高公子因为诸多人证在场,也没有机会再与露娴串供,所以露娴的供辞才与太孙殿下之言不符。”

        说完这番推断,春归又道:“太孙殿下污毁董姑娘清白,虽犯过错,但应是不敢违逆母命,情有可原。然名节于闺阁女子而言性命攸关,董姑娘无辜受辱,也只有娘娘能够还其清白,主持公允安抚宽慰。”

        这就是提醒皇后,虽然无法择清太孙,但并不是没有办法请求宽恕,反而一错再错把事情闹得不可收拾的地步,造成此事引朝野争议……必定两败俱伤。

  http://acumulis.com/reader/53479/263215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acumulis.com。极速六合代理手机版阅读网址:m.xx23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