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六合代理 > 大千劫主 > 第一千六百九十七章 剑神重生

第一千六百九十七章 剑神重生

        这一刻天地之间的杀意都不在了,死禁之力化作了淡淡的温暖,众人都已然开始恢复起来,但太初剑圣和阿鼻剑皇,却要继续追逐这干将之剑。

        两人似乎都有默契一般,大步朝前走去,来到虚空中央,傲然对立。

        阿鼻剑皇沉声道:“干将之剑在上见证。”

        太初剑圣道:“见证我们二人谁更配得上它。”

        “所以这一次我不会留手了。”

        太初剑圣道:“我也不会。”

        阿鼻剑皇道:“你我都是剑客,当以剑客的方式决定这一场胜负。”

        太初剑圣一笑,道:“不必担心,你毕竟是级文明的天衍,有这样的底蕴,我不至于杀你。”

        阿鼻剑皇脸色冷了下来,寒声道:“我却不一定不杀你。”

        “你可以试试。”

        太初剑圣冷笑道:“别以为我现在深受重伤就是你这种货色可以打败的,你算什么?什么剑皇不剑皇的,老子何曾把你当成角色?”

        太初剑圣的脾气可从来很暴躁,论高傲、论目中无人,这人可算是佼佼者。

        听到这些话,是谁估计都受不了,更何况是阿鼻剑皇这种高傲的人。

        他脸色扭曲,咬牙道:“够了,接招吧!”

        他右手一震,提起手中的长剑,整个人霸气外露,身上涌出一道道神秘的符咒。

        每一道符咒穿梭在虚空,他几乎都被古怪的符号所淹没,但那一柄长剑却变得锋芒毕露。

        天地之间似乎多了一丝东西,每一寸空间都蓄满了剑芒,一切都在扭曲。

        世界像是变得不真实,众人已然开始退后了。

        而虚空之中忽然出现了一扇扇门,每一个门洞中都盘坐着一个诡异的身影,似神非神,似佛非佛,模样狰狞,散着一道道血光。

        这天地之间都想是被一股诡异的力量包裹,阿鼻鬼母之道从来高深莫测。

        太初剑圣目光凝重,缓缓提起了华夏承影剑,白之剑,熠熠生辉。

        他身影瞬间变得缥缈虚无,涌出一道道杀意,剑芒穿刺于空中,衣袍猎猎,长乱舞。

        身体朝天而去,承影剑直指苍天,无数剑芒穿刺而出,绞碎云空,形成一个巨大的太阳。

        这太阳竟然是纯粹的白之光凝聚而成。

        天地动摇,他喘着粗气,身体几乎承受不住这一股力量。

        他毕竟伤得太重,刚才干将之剑几乎要将他斩灭。

        “六道轮回!”

        一声冷哼响起,阿鼻剑皇暴喝,长剑直接朝前一斩,四周无数门洞之中的怪物齐声大红,天地之间一道道虚影朝太初剑圣而去,整个世界都现实被符咒扭曲。

        “阿鼻鬼母之道?谈往生轮回?呵,可是这是现在之元。”

        太初剑圣狞笑一声,右手颤抖,长剑惊鸣,天地之间白交织,怒吼道:“看我这一招苍穹换日!”

        伴随着声音,白的太阳无限张大,几乎要淹没一切。

        天地都被遮蔽,只能听到尖锐的铿锵之声,只能感受到无穷的杀意在弥漫。

        这当世两个最伟大剑客,正在进行生与死的对决。

        巫长恨双拳紧攥,满头大汗淋漓,紧张得无法呼吸。

        四周众人也是呆呆看着那边,这一股力量让他们心寒。

        狂暴的元气贯彻四方,万古剑坟早就不知道破碎了多少次,要不是九五至尊级别的大阵加持,这里恐怕已然化作灰烟。

        任何低于天衍之境的生命来到这一境,面对的都是瞬间死亡。

        白光影交织,符咒崩碎不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切能量才终于散开。

        众人连忙朝内部一看,只见天地茫茫,空寂一片,唯有残余的剑光还在激射。

        太初剑圣站在虚空之上,背脊虽然笔直,但全身血肉碎烂,脸也被斩掉了一般,左手齐肩被削去,胸口有一个大洞,看得到里边的骨骼都被绞碎了。

        而另一边,阿鼻剑皇瘫在地上,身体完好,但盔甲尽碎,几乎失去了力量。

        “如果你不是阿鼻文明的人,你已经死了。”

        太初剑圣的声音是如此虚弱,他重伤垂死,但他赢了。

        最后一招苍穹换日,他本有机会杀人,只是他没有这样做,仅此而已。

        阿鼻剑皇喃喃道:“你心有顾虑,你的心不纯粹,干将之剑不会接受你的。”

        听到这句话,两人都同时朝天看去,只见干将之剑微微颤抖,缓缓倾斜下来,威压竟然全部内敛,只剩下淡淡的光。

        “要认主了。”

        荆神州道:“云之澜竟然真的征服了他!”

        “不,我看是阿鼻剑皇。”

        秦老道人沉声道:“是阿鼻剑皇的诚心打动了他。”

        众人议论纷纷,而干将之剑出轻轻的颤鸣,缓缓朝下落去。

        太初剑圣大喜,连忙朝干将之剑而去,大笑道:“我终究还是征服你了。”

        “不,它不属于你。”

        阿鼻剑皇道:“它明显是朝我这里而来的。”

        在众人的瞩目下,干将之剑散着幽蓝光,朝着阿鼻剑皇而去,然后从他身旁划过。

        “什么?”

        所有人顿时瞪大了眼,只见干将之剑朝下,稳稳落在了一颗星辰之上。

        一只平凡的大手,轻轻握住了这一柄死亡杀剑。

        “我的老天爷。”

        天老喃喃出声,只见不知何时,绝夏身穿灰衣,已然站在那里,握着剑的他,是如此伟岸。

        “极尽而生。”

        辜雀轻轻一笑,道:“你与这无数古剑共同死去,也必将共同复活,因为你的灵魂已然和它们连在了一起。”

        绝夏看着手中的剑,他根本想不到自己会有今天,一切的一切他都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死去了,然后又活了过来。

        活过来的时候,他看到了这柄剑,下意识就把它握在了手中。

        接着,便是那一股熟悉的血脉相连的感觉。

        这是剑道的感觉。

        他找到了自己的剑道,他并未被抛弃。

        眼泪滚滚而流,绝夏泣不成声,握住干将之剑,无数年的绝望终于结束,他忍不住仰天长啸。

        于是,这天地上下无数的古剑纷纷拔地而起,全部都像是活了过来,化作漫天剑雨,席卷于苍天之下。

        这一日,剑皇剑圣徒劳无功,绝夏剑神,随剑重生。

  http://acumulis.com/reader/40989/263213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acumulis.com。极速六合代理手机版阅读网址:m.xx23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