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六合代理 > 天珠尘缘录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画中人

第一百五十一章 画中人

        此时的李渔已经顺利地进入了一个石室之内,从木架上琳琅满目的阵盘跟阵旗不难判断出,之前聂平跟岑岚就是在这里,

        唐子昔被突如其来的大喝吓了一跳,不由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暗自腹诽道,吼什么吼,本小姐还没聋。

        不过这话她可不敢讲出来,知道这些人认死理,不对弱质女流出手的前提是对方对他们没有威胁,而且这类人思考问题的方式简单粗暴,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最恨谎话连篇的人,所以在他们面前,要么干脆做个硬汉抵死不说,要么就老实点说实话。

        唐大小姐心中很快便有了计较,尽力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老实诚恳,道:“小女子不知,只是路过小极渊的时候,不小心被一白男子抓住,之后便到了这里。”

        “小极渊?”紫甲大将天戈闻言浓眉一皱,似乎不知道她所说的是个什么所在。

        好在他身后有一人闪身上前,俯耳语了几句,紫甲大将天戈的眉头渐渐舒展开,微微颌表示了解。接着抬手看向唐子昔,再次问道:“将详情禀来,若有隐瞒,来人!”

        马上有几个手持长刀的小兵闪身上前,站在了唐子昔的两侧,手握刀柄,蓄势待。

        “若有隐瞒,格杀勿论!”

        “是!”

        这阵仗确实有些吓人,唐子昔迅认清了形势,反正也没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当即竹筒倒豆子似的将自己被李笙带到极阴之地,然后一路到了小极渊被光头将领追杀,而后在垂危之际被白男子从灵体内摄出的经过说了一遍。只是隐瞒了自己已经知道白男子就是李渔的事实。只是按照那个冥王的称呼说是九幽的大总管裂空。

        说完之后她长吁了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她也有些累,更何况这个过程她自己都有些莫名其妙,阐述起来自然就更费劲。偷偷瞥了一眼默然不语的天戈,见其只是看着虚空处,眉头微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想了想又补充道:“小女子所言句句属实,请大将军明察!”

        天戈抬眸扫了她一眼,并未说什么,反而偏头问道:“都灵最后传来讯息是什么时辰?”

        一个偏将模样的人上前一步道:“回大将军的话,大约三个时辰之前。”

        天戈颌,神色变得有些黯然,道:“看来本将军所料不差,都灵已经兵解了。否则此铃也不会落入外人手中。”

        他身后的将士,连带着唐子昔身侧的几位士兵均有悲戚之色。

        唐子昔有些摸不准他们这是受了什么刺激,心中翻来覆去地想‘都灵’这个名字,可她在脑子里搜索了好几遍,都没有对这个名字的任何印象。

        就在此时,之前那个偏将看了唐子昔一眼,接着再次上前,凑到天戈耳边低语了几句。

        唐子昔看着天戈缓缓舒展的眉头,跟不时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心中没来由地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觉。

        果然,挥手示意偏将退下之后,天戈双目一抬,目光如电地盯着对面的女子,喝道:“你既说自己身处冰牢之内,又如何到了小极渊城内,莫非你有通天彻地之能?大胆女子,胆敢蒙骗本将军,来人那!将这胆大妄为的女子……”

        “且慢!”唐子昔没想到对方说翻脸就翻脸,看着缓缓挥刀的小兵,急得差点蹦了起来,这个命令真要出口了,她还真没办法逃过去。军令如山可不是开玩笑的,当即双手急摇解释道,“这个真的跟我没关系,是那个圆环作的怪。”当下又花费了一番口舌介绍了那圆环的来路以及当时的种种异状,末了还补充道:“小女子真不知道那东西是个宝物,否则早就给他了,也免得落得现在这个模样。”说完有些懊恼地叹了一口气。

        这一次天戈没有犹豫,而是直接道:“此环现在何处?”

        唐子昔一摊手道:“不知道。”见对方双眉一挑似乎要怒,忙解释道,“当时我中了两枪神志不清,是真没心思去关心身外之物。我估摸着多半是被那个冥王顺手牵羊了。”

        天戈脸色稍缓,忽然扭头冲身后道:“拿上来!”

        唐子昔闻言一怔,正猜测对方想干什么,就见到之前那个偏将双手呈上了一幅画卷。

        天戈偏了偏头,偏将马上转身面朝唐子昔,凌空一抖,画卷唰的一下展开,露出了全貌。

        只听天戈的声音缓缓道:“唐姑娘可见过此画所绘之地?”

        唐子昔闻言抬眸望去,待看清画中的情形之后不由微微一怔,一丝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涌上心头,画中的场景,她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那是一幅普通的风景画,画的是月光下的大海。

        皎洁的月光从天际洒落,宛若一层白色的细沙落在深蓝色的海面上,随着海水的荡漾而闪耀着晶莹的光泽,整幅画看起来和谐又宁静。

        可若再看仔细一些就会现,在那水波荡漾间,有一叶扁舟正随波起伏,一个穿着金色长裙的女子正抬头看着某处。虽然看不清她的样子,但是唐子昔却没来由地感觉到了对方目光里的凝重。心思微动间目光一转,终于现了一头背生六翼的恶魔正半隐在云层之中,一对冒着幽光的妖目正死死地盯着那女子。与身形庞大的恶魔相比,女子的身影简直渺小如粟。

        见对方果然识得,偏将的眼中浮现出惊喜的神色,迅回头看了紫甲大将一眼,后者微微颌示意,偏将抬手就是一道法诀打在画上。

        整幅画忽然动了起来,恶魔的口中吐出一大蓬金色的火焰,迎头朝女子身上扑去。

        唐子昔瞬间瞪大了眼睛,明知道接下来要生的事,还是出声叫道:“小心!”话刚出口,她便感觉脑子里轰然一响,身边的场景为止一变。只听见耳边狂风呼啸,远处巨浪滔天,一条金色的火龙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朝她席卷而来。她来不及多想,举起手中的弓箭就是一箭射了过去。

        “轰隆隆——”

        一道璀璨的紫色流光划破长空,带着九天惊雷般的轰鸣之声朝着金色火龙激射而去,只听见‘嘭’的一声巨响,羽箭炸裂开来,直接将金色火龙的头颅炸开了一个大洞。

        如此巨大威力的羽箭带来的附加作用可想而知,不止足下的扁舟早已四分五裂,连狂卷而来的巨浪也被庞大的气流直接掀翻了过去。

        唐子昔见状心头一喜,顾不上去想其他,悬浮在半空中,抬手又是一箭射去。这一次她对准的是云层中的那头恶魔的双眼。

        紫色流光再一次带着惊雷般的轰鸣声激射而去,可惜这次似乎有些失策,就在流光接近那对妖目的瞬间,一只大手凭空浮现,直接将流光给收了。

        被激怒的六翼恶魔在云层中咆哮不止,突然长尾一摆从云层中猛冲而出,张牙舞爪地朝她扑了过来。谁知才冲出数丈远,其脖颈间红光一闪,再次将它拉回了云层之中。

        “我月灵宫与你魔界一向井水不犯河水,阁下为何要苦苦相逼!”

        一个隐含着怒气的声音响起。

        在声音响起的同时,唐子昔眼前画面一闪,现自己又成为了旁观者,不远处迎风而立的金裙女子正手持一把紫色长弓与云层中的六翼恶魔对峙。

        她眨了眨眼,顺着那女子的目光看去,现那头六翼恶魔的头顶居然还站着一个人,心中倏地闪过一个古怪的念头,魔界道祖魔无疆。

        “交出七彩琉璃灯,本道祖恕你大不敬之罪!”

        “休想!”

        轰鸣声中,画面急闪,很快一切再次恢复了平静。

        ……

        偏将依旧举着画卷,静静地看着她。

        紫甲大将天戈也是一脸默然,只是看向她的神情略显复杂。

        唐子昔裂了咧嘴,感觉脑袋有些不够使。她还没从刚才的场景中回过神。

        天戈默默挥了挥手,偏将随即收起画卷退下了。

        “等……”唐子昔张嘴欲阻止,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弃了,别说这是不是贵重之物,就算只是一幅寻常的画,她跟对方非亲非故,就这样贸然张口讨要确实不妥。可就这样放弃她又有些不甘心,是以一时之间脸上神色变幻不定,看起来十分的纠结。

        不是她见此画神奇而心生贪念,纯粹是因为她很久之前做过的一个梦,梦里有一头生着翅膀的恶魔想要吃她。随着年龄的增长,她渐渐地将这个梦忘记了,方才看到这幅画突然又想起了起来,而且无比的清晰,这才知道原来这个梦境带给她的记忆竟然如此深刻。

        “唐姑娘可知此画所绘之处?”

        天戈的声音淡淡响起,言语间已经客气了许多。

        “好像见过。”唐子昔条件反射地点了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捂着有些胀痛的脑袋,道,“好像很久以前在梦里见过。”

        天戈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一字一句地道:“那姑娘可记得画中人最后如何了?”

        唐子昔埋头苦思良久方抬起头,不确定地道:“是不是……死了?”

  http://acumulis.com/reader/1553/263259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acumulis.com。极速六合代理手机版阅读网址:m.xx23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