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六合代理 > 燃钢之魂 > EX 为了明日的存在

EX 为了明日的存在

        不是错觉,不是幻觉。

        乔修亚的感知,是绝无可能出错的。

        身为与极限升华聚合体战斗过,并将其战胜的存在,乔修亚在那场激烈的战斗里收获极多,无论是对各种各样的凡力量的运用程度,还是对时机和未来可能性的推演,都在高强度的对抗中被磨砺至完全的境界,一切臻至完美。

        如今,无论是什么力量,无论是灵能、魔力、生命能、元素、以太还是圣光和阴影,但凡是存在的凡力量,都被如今的战士掌握——他最常用的是脱胎于生命能的钢之力,这点的确没错,但这并不代表他只会用钢之力,现在的乔修亚完全可以说是全系大师,无论是施法还是圣光都信手拈来。

        哪怕是神力,也是如此,阴影的力量,自然也在其中,他对这些力量感知的敏锐程度,在整个多元宇宙都绝对能排进前十。

        作为和近圣者战斗中收益最大的个体,乔修亚在那场战斗中得以控制钢之蟒星的力量,得到了三重帷幕绝对的数据支持,得到了整个多元星河众多生命和文明的援助,甚至还得到了极限升华聚合体最后自己赠予的资讯——倘若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经验’这种东西,那么群星世界的这场战斗毫无疑问就是整个多元宇宙最大的经验包之一,恐怕仅逊色于丰饶邪神。

        得到这么多的磨砺和援助,任何人都不可能不进步,哪怕是个细菌,这个时候都该成极限升华聚合体雏形了,乔修亚自然也不例外,他感觉到自己比起来到群星世界之前,又在传奇极限的道路上迈进了一大步,虽然说还未到近圣者的地步,但至少,他已经拨开了不少迷雾。

        尤其是他还在群星世界,扩散了自创的情感之力系统,通过收集这种类似于贤者创造全新凡力量举动的资料,以往朦朦胧胧的进阶之路更是变得清晰了不少,甚至能摸到圣者的门槛。

        “近圣者,我也能成就。”

        这是事实,乔修亚如今差的,只是积累和时间,他能百分之百确定,就在不远的将来,他也能迅追上极限升华聚合体的境界,成为新一代的近圣者。

        “而类似银妖精和初号这种生命,便是类似于极限生命于极限升华聚合体的存在,不过它们对应的凡力量是‘钢之力’,而极限升华聚合体自己独有的,恐怕是那种通过模拟初始之火,创造绝对自我之世界的力量”

        说实话,极限升华聚合体对乔修亚带来的帮助,简直就和它带来的威胁一样大,不谈其他,单单是这种全新的贤者之道,便是莫大的收获,而作为与对方极其相似的‘世界生命体’,乔修亚自然也能延续极限升华聚合体的道路——只要他能和对方一样,在自己体内凝聚出类似于初始之火的事物,那么他就能立地成为近圣者。

        而这种道路,却又与创造出模因与概念,将全新的凡力量和常数覆盖多元宇宙的‘贤者’完全相反仅仅是这么看的话,这居然是两套完全不同的贤者级体系。

        乔修亚最近这段时间的沉寂,便是在推演相关的信息,从中汲取对自己有用的知识和资讯。

        不过现在,这种思考恐怕要暂停一会。

        因为远方,那无尽的阴影之力,正义常人无法想象的浩大气势,逆着多元宇宙大魔潮的洪流,朝着上方回溯。

        仅仅是思考的一瞬,来不及犹豫,来不及分析,来不及推演和考虑,祂便已经来到。

        阴影已至。

        群星世界,以及其周围的无尽虚空,在转瞬之间,便被深沉的阴影包裹,整个群星世界无声无息间便脱离了虚空,沉浸入另一片古怪异常的时空区域,一时间内,乔修亚现,自己周围的一切都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幽邃的黑色幻影,随着自己周身出的光舞动。

        就像是,沉浸入深海那般,被一种完全不同于虚空的怪异介

        质包裹。

        “奇怪,你并不是那个世界的成员,那你为什么会挡在这个世界之前似乎是想要守护它?”

        无尽的阴影中,传来纯粹的信息,它显化于于他人的心智中,便是声音,气味,波动等一切能被人感知到的事物,那感觉,就像是从所有的角度在交流,触觉能看见,视觉在交谈,每一种凡之力,都有着不同的方法感知,去理解。

        信息带着一种奇异的语调,说不出是好奇还是淡然。

        “面对这涌动的无尽阴影,你不畏惧?甚至主动现身,出现在此。”

        乔修亚环视着这环绕自己的阴影,他没有回答。因为,这不是为什么不为什么的问题——群星世界中,三重帷幕蒙受重创,钢之蟒星将沉眠万年,而大牧在四神之戒那里,研究如何延续自我,而其他的众生,甚至连阴影的到来都不知晓。

        此时此刻,只有他能行动。

        所以他便在此处。

        就这么简单。

        而那信息的源头也没有继续追问这问题,祂似乎用某种方法打量了一下乔修亚,然后便有些惊讶的道:“等等,你的身上,居然有这么多信息的纠缠?”

        “我看到了什么?灵能的造物(三重帷幕),魔力的传承(知识接管者),而你自己便是生命能的代表,是越了古龙与虚空巨兽的世界生命体——元素和以太倒是没有,但圣光(圣贤传承)和阴影(阴影魔王)居然也有!你居然还得到过一个深渊世界的认可,与其签订了契约,还接触过新的阴影恶魔?”

        信息的表达方式非常繁复,祂似乎是直接解读乔修亚身上携带的一切信息记录,同一段信息,可以表达两个近乎一样的意思,但这并不影响惊讶的语调:“甚至,之前那个野兽的气息,你居然也有——原来如此,将其消灭的,就是这个世界的守护者和你吗?”

        原本应该是路过,只是在一直以来都是空无一物的道路上,看见路途旁居然有一块巨大的世界礁石和特殊生命而稍稍止步的信息源头,这次是真的被吸引了注意力,祂开始凝聚自己的‘视线’,开始凝视着乔修亚。

        “你究竟是什么存在?居然能牵扯如此多的信息与因果——仿佛就像是整个多元宇宙与所有的贤者,都在对你倾注目光。”

        而就在信息的传递之间,一个可以被观测到的形象,开始在阴影中显化。

        “这个味道——”

        在那个瞬间,乔修亚皱起了眉头,因为他闻到了独特的,来自深渊的气息,是整个多元宇宙都再无相似之物,诞生自早已的死去世界中,属于灰烬,还未诞生,便已经‘死去’的味道。

        那是‘恶魔’的味道。

        而就在乔修亚思索这气息究竟代表什么的时候,那个来自阴影中的形象显化完全。

        ——如同剪影。

        怎么说?那是一个非常奇异的形象,非要形容的话,就像是一幕古怪的皮影戏——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光芒,照耀着一个有着弯曲长角,巨大双翼和荆棘长尾的恶魔,那光芒永恒不动,可恶魔的剪影变幻,显露出种种姿态。

        这种异类的造型,是难以言喻的变幻,阴影的深浅浓淡一直都在改变,似乎那无限的变化本身,就蕴含着某种奥妙。

        恶魔剪影的双眼处,是两个深邃的黑点,通向无尽远处,祂凝视着乔修亚,又似乎越过了他,直视着群星世界,信息波动着:“原来如此,这里就是灵能贤者的故乡,无数世界意志的原型所在吗啊,还有灵能小虫的原型,我见到了,充满如此善意的设计”

        那波动的信息中,可能并非代表着通常意义上的‘贤者’,但乔修亚知道,这恶魔剪影所想要表达的意思就是这个——越了近圣者,足以影响多元宇宙的凡个体。

        “您是,阴影之

        贤者。”

        乔修亚与恶魔剪影对视,他喃喃道:“真正的贤者如此的强大,居然如此”

        原本,战士觉得,倘若有朝一日,自己能够真正见到圣贤,见到‘贤者级’的存在时,自己说不定会失态,会激动,会好奇,甚至是胆大包天的想要去挑战——但是现在,真的见到对方的时候,乔修亚却现,自己前所未有的镇定,仿佛一切本就该如此。

        祂就在这里。

        这种无限的存在。

        这种仿佛能将整个多元宇宙都包裹的意志和力量,时间和空间都毫无意义,一切有限的都是被造物。

        如果祂想,只要一瞬就能越过群星世界吧,之所以止住脚步,或许只是因为群星世界是灵能贤者的故乡,以及我的存在。

        但即便是这种存在,一代代贤者,也在与那幕后的黑暗抗争,持续了无尽岁月,直至如今。

        明白了这一切,乔修亚反而向前走了一步,他与那散着深渊气息,仿佛以此为荣的恶魔剪影对视,然后用最清晰的语调道:“贤者,您也是要前往那里吗?”

        不用细说,谁都知晓,‘那里’指的地方只有一处,那就是魔潮的源头,初始之火所在的方向。

        “那里是一切的起源,也是一切的尽头。”

        而祂如此回答道:“后来者,终有一日,你也会走上这条路。”

        “究竟是为什么?这个多元宇宙究竟遭遇了什么?我的心中有疑惑,贤者,我希望要得到解答。”

        没有任何畏惧,即便是不知善恶,也不知道其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哪怕对方身上有着深渊与恶魔的气息,战士仍然询问,寻求着心中疑惑的答案。

        阴影仍在蔓延,朝着无尽的远方,但是剪影却停驻在原地,古老的恶魔凝视着眼前的人类——祂曾经见到过不畏惧深渊与恶魔气息的存在,也曾见到过想要帮助深渊与恶魔的存在,祂曾经受惠一道光芒,实际上,万物众生,存在的一切都受惠过,并且一代又一代,一次又一次,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有此时此刻的祂。

        而眼前的生命,正是那光芒的留下,并同样朝着遥远彼方迈进的个体。

        所以祂开口了,正如同古老的过去,另一个已逝的存在告知于祂时那样。

        “想要回答这个问题,需要从这个多元宇宙最古老的历史说起。”

        双角的剪影舞动着,平静的信息流出:“后来者,你知晓‘凡之力’的意义吗?”

        “我知晓。”

        乔修亚回答道,他站立于无尽的阴影中心,自身着光,映照出周围的影,他声音坚定:“那是传承,是延续,是存在,正是因为这众多的凡之力,如今的多元宇宙和众生才会存在。”

        “是啊,的确没错。”

        近乎叹息的信息在坚硬处鼓动:“贤者——你是如此称呼我们,你也知晓,贤者的存在,会为多元宇宙带来改变,那是我们的传承和延续。但是,你可知晓,不仅仅是贤者的存在会带来改变,贤者的逝去也会带来改变?”

        “”乔修亚张开口,他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话到领头又沉默,他无法确定这一点,战士头一次不想说出自己的猜想。

        但阴影平静的回答了他。

        “灵能,已知历史最早的凡之力,心智的力量,它的存在带来的改变,创造了多元宇宙诸天万界,所有世界意志,钢之蟒的原型。而‘灵能贤者’逝去造成的改变,导致无尽灵能小虫的出现,它们是贤者的遗留,以众生心智中的不甘与恶念为食,尤其是文明覆灭的悲伤与绝望,你前来路上所看见的那些巨大的灵能小虫,便是以那些回溯之路上逝去强者的不甘怨念为食,成长至如此的。”

        “如果没有灵能,心灵的力量无法显圣,而世界中生命的孕育也会

        因为缺少世界意志而更加艰难,灵能小虫的存在,更是遏制了邪神的泛滥,令本来应该在文明灭亡时‘百分之百会诞生’的邪神,变成现在千千万万个世界毁灭,也极少出现的异常现象,它甚至遏制了涉及心灵二面性,灵能中隐藏的疯狂的副作用。”

        道出足以令无数文明感到愕然的信息,巨大恶魔的剪影仍在波动:“万物受惠于祂,你我皆如此——然后,便是魔力。”

        “它是创造的力量,并将凡普及,令多元宇宙中的凡者和凡生物显著增多。因为魔力带来的灵魂温养,野兽也能有智慧进而晋升为文明,而魔力带来的凡效用,更是大大加快了文明的展。而‘魔之贤者’的逝去,导致了大魔潮的出现,它席卷万界,比以往更快地扑街凡力量,以求催生出更多的文明与更多的强者,它甚至是一座桥梁,指引有志的万物众生前往缘起之处。”

        “如果没有魔力,多元宇宙的智慧生命数量将会减少百分之九十,任何以灵魂为主体的生物都会消失,大魔潮造成的波动,更是造就了无数惊艳绝才的个体,后续的贤者,乃至于其他近圣者,强者,都受惠无数,哪怕是后来者你,不也是在这一期魔潮中抵达如今的境界?”

        的确如此。乔修亚沉默的点头,他的确于这一期魔潮中成长,甚至整个星坠纪元都因此而崛起,可以想象,多元宇宙中,有多少文明和个体因此而成长。

        阴影仍在继续:“接着,便是生命能。”

        “它的存在,令物质的改变变得简单,人的意志开始与物质挂钩,造物也变得简单,甚至无机物中也可以出现生命,甚至不需要灵魂,只需要构造合适即可。而生命贤者——这一点即便我也不清楚,祂或许存在,但是名字已经消散于现今的多元宇宙,祂的诞生甚至比我们已知的历史更早,但可以确定,有类似于贤者逝去的改变出现,那便是古龙与虚空巨兽,它们构成了多元宇宙,众多多元星河内部的自循环系统,帮助众多星河延续生命。”

        “如果没有生命能,智慧生命的可能性会更少,多元宇宙的循环也会早早迎来终结,物质的世界更难被改变,一切的环境会比现在恶劣万倍。”

        “祂们已经逝去,在古老的过去,但是我们仍然蒙受恩惠,在余温中生存。”

        即便是阴影的贤者,信息也带着敬意,恶魔剪影的深浅变幻着,做出了类似致敬的动作,祂轻声道:“而元素与以太的贤者似乎还存在着,至少,我没有观测到类似的改变的出现。”

        “元素分化了世界,并且创造了元素之间的平衡,你定然知晓其效用,而我只说改变——如果说,往日的世界毁灭之后,那就是彻底的毁灭,但是因为元素的存在,虚空中的元素会进入陷入寂灭的世界,将其缓缓温养。”

        “而以太更加温柔,作为方向与力的显化,它能够制造,支撑种种不合常理的奇异世界,比如说天圆地方,平面,内凹乃至于空洞世界,它令小型世界也可以存在,让微末之处也能孕育伟大。它甚至与元素一齐,划分出了深渊与正常的世界,甚至创造出了‘创世大漩涡’这种轮回。”

        说到这里,信息开始变得柔和,以及感慨,而认真聆听的乔修亚,听见了熟悉的词汇。

        “圣光。”阴影的贤者如此道:“圣光造就了我。”

        “圣光造就了你?”

        乔修亚微微愕然,他与阴影贤者对视,凝视着那无尽深邃的剪影双目,然后吐出一口气:“深渊,恶魔啊,我明白了!”

        没有理会似乎回忆起什么的战士,古老的阴影恶魔平静道:“正如你所见,我是一个已经陷入寂灭的世界星河中,在深渊中苟延残喘的恶魔,这一点,即便现在也没有改变,我也不想改变。”

        “我诞生于已经死去的世界,在‘生’之前,就开始体验

        ‘死’——多元宇宙时间陷阱,后来者,你应该知道这个。而我要说的是,我所在的世界星河,其时间度,是普通世界星河的数十万倍,甚至更快,那是多元宇宙最边缘的寂灭之处,在已经近乎破碎的衰亡深渊世界中,我和我的群族依靠黑洞的辐射能存活,因为一切星辰都熄灭了,白矮星都变黑,宇宙只剩下熵增最后,稀薄粒子雾的余烬。”

        一切都接近消亡,寂灭的宇宙。

        “为了存在,只是为了活着——这是生命最微末,最卑微的愿望了,我苦心钻研所有的凡力量,我想要从一无所有之处呼唤出力量,亦或是想要带着我的族群,前往其他有着光芒的星河但那太遥远了,无论是时间系的不同,还是因为位于多元宇宙最边缘处的位置,一切都不可能,我什么都看不见。”

        ——直到那一天,一道耀眼的光辉,联通了多元宇宙。

        “你无法想象,那时我的震撼。”

        注视着一脸震撼的乔修亚,恶魔的剪影认真的说道:“后来者,远比你现在要震撼无数倍。我感应到,有什么事物正在呼唤着我,呼唤着多元宇宙内所有的‘深渊’——当然,这呼唤实在是太微弱了,恐怕只有距离那源头比较近的深渊可以真的呼应吧,但是我不同,我的实力很强,我看见了光芒,只要有光芒,再怎么微弱的坐标,我也能感应到。”

        “所以,我出来了,从万古的孤寂中,从被初始之火抛弃的星河内。我成就了,就如同有了神力的存在,所以才有灵能的诞生,有了魔力的创造,才会有生命能的改变,有了元素的分化,才有了以太的维持——正是因为有了圣光的照耀,才有了阴影的延续,正因为那纯粹的,想要帮助世间一切,救赎所有苦难的善意,所以我才能在此处。”

        “但是后来者,圣光贤者的传承者,我所诉说的这一切,都并非是多元宇宙最初的改变——那不是我,也不是其他先行的贤者所为。”

        “是幕后黑手。”凝视着阴影,乔修亚肃穆道:“‘混沌’与‘邪神’,那才是多元宇宙中最早的‘改变’。”

        “是的。”阴影贤者道:“那就是我们踏上这条回溯之路的原因,这个多元宇宙究竟遭遇了什么的真相——因为最初的改变者,祂影响了初始之火。

        ——初始之火,是我们现存多元宇宙的起源,一切存在最初的源头。

        无限的世界由它而创,因它而存。

        初始之火的光辉照耀之处,才有存在可言,有限无限的概念因此而划分。

        但是,初始之火创造多元宇宙,是有过程的——我不知道这个过程究竟是怎样的步骤,但毫无疑问,我们所在的这个多元宇宙,应当还处于非常初级的阶段。”

        思索了一会,恶魔的剪影继续道:“就像是,襁褓中的婴儿那样。”

        “本来,倘若让多元宇宙自然而然的展,那么现在,所有的世界恐怕都还处于宇宙的原始时期,什么生命都诞生不出来。

        但是由于某个意外,亦或是说,我们这个多元宇宙特殊的机制,因为初始之火自然的‘移动’,令最初的时间陷阱出现,在那些最初几个被初始之火抛下,相对时间加的世界中,诞生出了众多‘初始文明’,以及祂的存在。

        祂究竟是什么?目的是什么?我对此一无所知,甚至可以说,正是因为对此一无所知,所以我才不得不前往初始之火的所在那里,说不定是个陷阱,是祂准备万全的囚牢,但却是我必须要去的地方。

        但即便如此,仍然有一些东西可以分析出来。”

        顿了顿,阴影贤者道:“先,多元宇宙的成长,其实是被我们这些贤者加过的——我们的力量丰富了多元宇宙的可能性,令无数生命多姿多彩的存在,但这一切都与祂的目的违背。

        祂似乎无法直

        接影响初始之火,但却斩断了多元宇宙与初始之火的联系,令我昔日所在的星河,以及众多其他世界星河消亡,归于寂灭。

        祂也不想要任何文明展壮大,但凡是任何有潜质可以永恒存在的文明,都会被邪神的集群消灭,而这样的一个轮回,便是一整个‘文明纪元’。

        我们如今所在的,便是这样一个轮回的末期。”

        如此说道,阴影贤者流出的信息,语调前所未有有的严肃:“我猜测祂的目的,是要将初始之火外所有的一切都祛除干净,然后令多元宇宙重新诞生——以祂的方法。只有这样能够解释。”

        “而邪神,作为被凝固的永恒,说不定,就是祂保存多元宇宙众多文明的一种方式毕竟,倘若没有历代贤者的抗争,所有存在过的文明,其最终的结局恐怕都是邪神吧。”

        乔修亚认真的聆听,这一切都和他自己猜测的,以及极限升华聚合体思考的相似,但是更加详细,只是听到最后,他不禁感到荒谬:“这么说来,祂居然还没有坏到家?居然还打算用这种方法,来保存文明的样本?”

        “你都说样本了——难道还感受不到这恶意吗?”

        恶魔的剪影摇头,祂语气沉重:“擅自决定多元宇宙的未来,视我们为无物,将文明和生命作为样本看待——我们本来可以安稳的生活,安稳的展,只要一切如初始之火还正常时那样,无数已经消亡的多元星河,乃至无数现在沦为深渊的世界,现在恐怕都还沐浴在温暖的光之下。”

        “祂做了这一切,怎么还能算是‘没有坏到家’?祂根本就不把我们当做生命对待,既然如此,我们自然就要对抗,无论祂想要做什么,都休想如愿以偿!”

        这就是最初始的抗争之心,从多元宇宙那不知算是久远还是短暂的过去,一直延续至如今,如同燃烧一般的意志。

        “我要走了,后来者,圣光贤者还需要我,元素和以太的贤者或许仍在存在,等待着我的到来。”

        恶魔的剪影,逐渐开始还原成涌动的阴影,纯粹的信息流动着:“这一次,或许是有史以来,头一次有两个贤者级的存在,在多元宇宙的时间尺度上近乎同时诞生——而且之前也有两位贤者,没有出现逝去的改变,祂们要不就是与祂僵持,要不就是等待着我们。”

        “我与圣光的参战,说不定可以打破僵局。”

        “要离开了吗。”乔修亚知晓,这一刻终要到来。一切比最坏的情况都要好很多,虽然身为深渊恶魔,但是阴影贤者心存善意,详细解答了自己的问题——或许是因为身为圣贤传承者的身份再一次起到作用了吧,原本怀着死志站立在阴影之前的他,现在不仅还活着,还知晓了众多的信息。

        但战士仍然感到怅然若失——因为此时的自己,还无法跟上贤者的步伐,再加上极限升华聚合体之前所说的,这个纪元是最后的希望,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在未来,赶上最后的末班车。

        乔修亚说出了自己的疑惑,他向即将离去的阴影贤者,询问最后的机会将会在什么时候消失,纪元的终结将会在何时到来。

        但他却得到了令人意外的答案。

        “不用担忧这一点。”

        无限的阴影,既朝着远方离去,也同时存在于此处,在钢之神周围摇曳的阴影中,有扰动的信息传来:“大魔潮的本质,便是通过无限的能量,强行将初始之火与被切断联系的多元宇宙再次维系在一起,让后来者们,正如同你我这样,可以通过这涌动的浪潮逆流而上地回溯,前往万物的缘起之处。

        虽然说,大魔潮带来的维系的确即将断绝,但我会为其加上。

        “不仅仅是我,圣光贤者,也即是你心中的圣贤,也是如此做的,圣光也能作为一种坐标——看啊,多元宇宙中,所有的自然光源都在

        改变,它们都将具备一定的圣光特性,而魔潮之光也会如此,只要对圣光有所研究,那么即便是魔力的道路断绝了,也能依靠圣光的道路前进。

        而我,阴影的贤者,我创造出的‘阴影空间’即便是多元宇宙陷入了寂灭,也能依靠虚空本身的存在而存在。只要初始之火还存在,那么不管它已经离去多远,不管这个多元宇宙多么黑暗,那阴影空间永远都是它的阴影,都是它的力量衍生。

        这个纪元,的确结束了,但是你们还有未来,因为我已经将这未来创造而出,赠予你们。”

        无限的阴影,正在逐渐消失。

        不,并非是消失,而是转换成了另外一种形态,另外一种奇特的‘空间’!

        乔修亚睁大眼睛,凭借他接近近圣者级的观测手段,他能看见,有由阴影空间构成的空间网道,正在整个多元宇宙的范围内涌现!

        那是一个如同蜘蛛网一般,联通了一个又一个星河,一个又一个多元星河的阴影,它串联了所有的阴影,正如同所有的光都在因为圣光相连那样,一条全新的,通向魔潮源头和初始之火的道路,出现在了炽白色的大魔潮洪流内侧。

        这联通万界的手段阴影亚空间,正是阴影贤者的‘愿望’,也是祂力量的体现,祂重新延续上了即将断绝的魔潮之路,并将所有的多元星河,用最直接的手段相连。

        “先行者,为后来者留下了路,我们受他们的恩惠,所以得以存在。”

        “后来者,为更后者留下了路,我将未来赠予你们,但是无需感谢。”

        “因为我相信,后来者,你也会做同样的事情——这一切的恩惠,赠予与延续,前前后后,往往复复,正是永存的秩序和文明的体现!”

        最后,在阴影的贤者真正离开,前往那缘起之处的时候,乔修亚能听见,对方那充满着善意,正如同当年,祂所经历过那充满善意的一切那样,温和的声音。

        “你已经持有越近乎所有文明和生命的力量,但至今为止,仍然追求者战斗,追求真相是因为你无法忍耐止步不前吗?那就继续下去,敌人众多,你的道路还长,尽可能的前行——而我,还有其他贤者,都会在前面等你,在那永恒的尽头处,等待‘战斗’(你)的到来。”

        “记住,后来者啊,我们生命和文明,绝非是为了世界而存在!与之正相反,是世界,乃至多元宇宙的未来,是因为我们的存在,所以才在我们面前延伸!”

        阴影离去了,消失在似乎永无尽头的魔潮之路中,只剩下同样无尽的阴影之路在洪流中延伸。

        从头到尾,祂都没有询问过乔修亚的名字,乔修亚也不知晓祂的名字。

        但是这并不重要,因为他们的身份,是先行者与后来者,是期待着后者的前者,和追赶着前者的后者。

        正常的虚空,还有群星世界,再一次出现在了战士的身后。

        但乔修亚的心,却久久不能平静,他闭上双眼,深深地呼吸。

        “智慧不灭,秩序永存,传承往复,直至如今。”

        原来,这就是那古老的碑文中,真正蕴含的意义吗。

        一位又一位贤者挺身而出,即便是逝去,也要做出改变,要为这个多元宇宙的未来,夺取哪怕是一点点的希望。

        但这远远不够——即便是数位贤者的逝去,也只能说,将那必然归于终末的未来,强行向后拖延了一点罢了。

        可这并没有什么值得惧怕的。

        因为,从昨日到今日,从今日到明日,从明日到下一个明日,一代又一代人,一位又一位先行者都是这么做的,祂们拼尽了自己的一切,也要为后来者,争夺更多的可能,增添未来那缥缈的些许胜机。

        “即便明日是深渊,是无尽的奈落,我也不会

        止步。”

        睁开双眼,乔修亚平静的抬起手,注视着魔潮的源头,眺望着遥远的时空彼方,正如同不久之前,消亡的极限升华聚合体那样。

        他握紧拳头,似乎是想要抓住那虚幻的光芒。

        ——因为,无数人的昨日,这才造就了我的今日。

        ——而我的今日,也必然为了无数人的明日而存在。

        ——第十八卷,明日之渊末

  http://acumulis.com/reader/1538/263000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acumulis.com。极速六合代理手机版阅读网址:m.xx235.com